一位来自萨尔茨堡红牛的天才前锋刚确定离开,另一位天才前锋就从萨尔茨堡红牛加盟了。前脚官宣与曼城就哈兰德的转会达成协议,多特蒙德后脚就官宣签下德国国脚卡里姆·阿德耶米。继敲定两名中卫聚勒(拜仁慕尼黑)和尼科·施洛特贝克(弗赖堡),德甲亚军赛季尚未结束就已经上演了夏窗引援帽子戏法!别说是依旧按兵不动的拜仁了,纵观欧洲五大联赛各路豪强,也没有一家能赶得上多特蒙德的步伐。

白菜价?贵得“远超想象”!

无论是哈兰德还是阿德耶米,都是酝酿已久的交易,周二官宣完全是水到渠成。按照英德两国媒体的报道,哈兰德与多特蒙德到2024年夏天的合同中含有解约金条款,而曼城正是利用这一条款完成收购。这一条款规定的金额是7500万欧元,还有浮动部分。但最近也有报道指出,金额其实更接近于6000万,而非7500万。无论是哪个金额,对于目前身价已高达1.5亿的哈兰德来说都是绝对的“白菜价”。

*哈兰德下赛季就要跟福登并肩作战了。

当然,转会费只是这笔收购的其中一小部分支出,算上经纪人佣金、薪水等各方面的投入,收购哈兰德的代价据信高于3亿欧元。几周前,拜仁董事会主席卡恩就曾透露,引进哈兰德的经济代价“非常非常远超我们的想象”。卡恩的这番话也证明了,拜仁确实跟哈兰德的团队有过接洽,而另一家曾认真考虑过哈兰德的豪门是皇家马德里。显然,无论是拜仁还是皇马,在财力上都无法跟曼城抗衡。

年仅21岁的哈兰德在2020年1月从萨尔茨堡红牛转会多特蒙德,多特蒙德当时也是利用解约金条款完成收购,支付了2000万欧元。但加上签字费、经纪人佣金以及薪水等各方面支出,总投入据信高达1亿左右。在2个半赛季里,“挪威魔童”为多特蒙德参加了88场正式比赛,打进85球,其中在德甲出场66次,贡献61个进球外加15次助攻——本周六主场对柏林赫塔的告别战,他还可以将自己的黄黑生涯数据刷得更加亮眼。

*2021年德国杯冠军是哈兰德效力多特蒙德期间唯一的集体荣誉。

上赛季,哈兰德帮助多特蒙德捧起了德国杯(在4比1大胜莱比锡RB的决赛中梅开二度),以27球排在德甲射手榜第3(仅次于41球的莱万多夫斯基和28球的安德烈·席尔瓦),还在欧冠交出了8场10球2助攻的超级成绩单。本赛季由于3次肌肉伤停,他踢了不到2/3的比赛,但仍以21球(外加7次助攻)在德甲射手榜上暂列第3(排在34球的莱万和24球的希克之后),并帮助多特蒙德获得德甲亚军。

重建7年,原地踏步

无疑,哈兰德是多特蒙德队史最成功的引援之一。从哈兰德的角度,他通过在德甲的2年半磨练,大幅提升了自己的竞技水平,也证明了自己可以立足于主流联赛,甚至比肩莱万这样的“世一锋”。而哈兰德的加持,也确实提升了多特蒙德(包括德甲联赛)的竞技水平与品牌价值。

*莱万多夫斯基与哈兰德的超级射手之争,下赛季将不复存在了。

不过,多特蒙德与哈兰德之间的这段联姻,实际上并没有产生最理想的效果——无法打破拜仁的垄断还是其次(哈兰德7次对阵拜仁全败!),关键在于身高马大的哈兰德根本就不是多特蒙德战术拼图里所缺少的那种可以破密集、让进攻变得立体的强力中锋,而只是一个“更高、更快、更强的阿尔卡塞尔”——这是我在2020/21赛季一开始就得出的结论,如今在哈兰德确定离开的时候,依旧有效。

尽管哈兰德在过去的这十几个月内变得更加全面,尤其是头球能力有了长足进步,但一旦多特蒙德的进攻节奏慢下来,他依旧难有用武之地,这种情况在他3月中旬伤愈复出以来尤为明显。当他的身体状态尚未恢复到最佳,甚至要带伤比赛(3月国际比赛周代表挪威队比赛时脚踝受伤,自那之后就一直带伤坚持训练和比赛),导致爆发力、速度、射门的精准度和力量达不到理想状态,他就立即变得平庸,在对方禁区内缺乏威慑力。于是在最近9场比赛中,哈兰德足足有7场交了白卷。尽管在6比1大胜沃尔夫斯堡时梅开二度(外加1次精彩助攻),在主场3比4被波鸿逆转一战甚至上演了帽子戏法(2个点球+1个停球失误造成的幸运进球),但这依旧是他多特蒙德生涯状态最差、产量最低的两个月。

*对波鸿的帽子戏法,或许是哈兰德留在多特蒙德球迷最后的美好记忆了。

哈兰德的存在,令多特蒙德在过去这两年半里拥有稳定的进球输出,但也逐渐导致球队对他产生了严重依赖,尤其是在最佳搭档桑乔离开之后。这种“哈兰德依赖症”,碰上这个伤病频发的诡异赛季,导致这场旷日持久的“后克洛普时代”的重建几乎又一次回到了原点。

当克洛普已经带领利物浦先后赢得了欧冠与英超冠军,经历上赛季的小低潮后本赛季又再次逼近巅峰,甚至当克洛普的接班人图赫尔都已经2次率队打进欧冠决赛并带领切尔西夺冠,先后任命了图赫尔、博斯、彼得·施特格、法夫尔、特尔齐奇和罗泽等7任主帅的多特蒙德,在这7年间只是拿到了2座德国杯和4次德甲亚军,欧冠最佳成绩只是2次打进1/4决赛。

随着胡梅尔斯与罗伊斯已经进入职业生涯的尾声,当姆希塔良、奥巴梅扬、奥斯曼·登贝莱、普利希奇、阿尔卡塞尔、哈基米、桑乔等人来了又走,多特蒙德的竞技发展好不容易向前走了两三步,很快又倒退两三步。而哈兰德的离队,也成为了多特蒙德又一次要推倒重来的重要标志。

阿德耶米圆“儿多梦”

在聚勒和施洛特贝克为多特蒙德今夏的大规模重建拉开帷幕之后,已经传了好几个月的阿德耶米也终于在哈兰德确定离开当天签下5年长约。为了得到这位年仅20岁的天才前锋,多特蒙德花费了接近于平队史纪录的3000万欧元,还有最多800万的浮动部分。

*签下阿德耶米之后,凯尔已经上演引援帽子戏法。

不过这笔钱不是全给萨尔茨堡红牛。按照萨尔茨堡2018年夏天从翁特哈兴收购阿德耶米时达成的协议,目前混迹于地区联赛(第4级别)的哈兴可以获得球员二次转会22.5%的分成。3000万的22.5%就是675万,加上当初的335万,阿德耶米已为老东家带来高达1010万的进账,再加上浮动的话,最终就是接近1200万!

阿德耶米出生在慕尼黑,父母分别来自尼日利亚和罗马尼亚。他在2009到2011年间在拜仁受训,但因纪律问题被开除,后来加入了拜仁的“小弟”哈兴。去年5月下旬的U21欧青赛淘汰赛阶段开打之前,阿德耶米以黑马身份入选了德国U21队的23人名单,并出色地扮演了“奇兵”角色,惊人的速度给并不熟悉他的德国球迷留下了深刻印象。去年9月国际比赛周之前,他又成为了弗利克第一份国家队大名单当中的3名新人之一。在主场6比0大胜亚美尼亚的处子秀当中,替补登场的萨尔茨堡前锋还破门得分,一炮而红。

*阿德耶米去年6月帮助德国U21队成为欧洲冠军。

阿德耶米之所以在弗利克上任后就立即成为了大国脚,主要原因是本赛季开始后他在萨尔茨堡担正,在联赛与欧战都连续进球,作用突出。在他的带动下,萨尔茨堡本赛季不光又一次成为了奥地利双冠王,还在欧冠赛场上取得了历史性突破——小组出线。对拜仁的1/8决赛,萨尔茨堡首回合还打得异常积极主动,险些就能爆冷获胜。尽管次回合在安联竞技场被7比1横扫,阿德耶米和萨尔茨堡全队的表现依旧给德国观众留下了非常积极的印象。

阿德耶米目前以19球领跑奥甲射手榜,大概率会穿走金靴(赛季还剩2轮),在欧冠也交出了8场3球2助攻的成绩单。在客场1比1打平塞维利亚的欧冠小组赛当中,他上演了不可思议的“造点帽子戏法”,而对拜仁首回合的进球则是他单挑卢卡斯·埃尔南德斯策动。

*在德国国家队的处子秀,阿德耶米就收获了进球。

数据层面,阿德耶米可以成为哈兰德的接班人。事实上,阿德耶米在萨尔茨堡就已经接了哈兰德一次班。2020年初哈兰德转会多特蒙德之后,阿德耶米就结束在红牛卫星队利弗林的租借归队。当然,阿德耶米还太过稚嫩,根本不可能立即就一对一接替哈兰德——红牛当时还收回了租借到阿尔塔赫的默吉姆·贝里沙(去年与阿德耶米一同帮助德国U21队夺冠),以及从巴塞尔收购了瑞士前锋奥卡福(对拜仁首回合的进球者)。

其实在踢上奥甲之前(或者说在哈兰德离开萨尔茨堡之前),阿德耶米就已经是多特蒙德的收购目标。早在2019年底,当时还未满18周岁的阿德耶米就被多特蒙德高层视为桑乔的候选接班人。而且当时在接受“转会市场”网站专访时,阿德耶米还披露自己是多特蒙德球迷,“连我最要好的朋友也是多特蒙德球迷,我们很关注这家俱乐部。”老东家拜仁呢?“目前那不是我(支持)的俱乐部。我希望多特蒙德夺冠,终结拜仁对德甲的垄断。”

*阿德耶米曾在拜仁接受过2年青训。

如今,阿德耶米终于有机会亲自帮助多特蒙德夺冠,去终结已经实现德甲10连冠的拜仁。签约之后,阿德耶米就强调:“从小我就痴迷于黄黑的快速足球。因此当我知道多特蒙德对我感兴趣之后,我很快就想清楚了要转投多特蒙德。”即将接替佐尔克成为多特蒙德体育主管的凯尔也强调,阿德耶米的“心从小就为黄黑跳动”,而且他拒绝了许多欧洲顶尖俱乐部的邀约,“就是为了可以代表多特蒙德比赛。”

哈兰德接班人仍未到位

不过,与其说阿德耶米是哈兰德的接班人,不如说是迟到一年的桑乔接班人——马伦实在是货不对板。尽管阿德耶米本赛季在萨尔茨堡踢9号位,但那是因为萨尔茨堡打双前锋阵型。而在打单前锋阵型的德国国家队和U21队中,阿德耶米每次出场都是靠边站。尽管442菱形中场是最具有罗泽标志的阵型,但多特蒙德本赛季更多还是打单箭头,而双前锋一般是哈兰德与马伦的组合。很难想象,罗泽下赛季会以阿德耶米和马伦这两位均以速度和突破见长的“小前锋”组成常规的双箭头——当然,作为备选方案是有可能的。

*27岁的阿莱会成为哈兰德在多特蒙德的接班人吗?

换言之,在哈兰德的位置上,多特蒙德还需要买人。正如前文所述,一名正儿八经的强力中锋,一直是多特蒙德战术体系中所缺少的那块重要拼图,而凯尔也认同这一点。2019/20赛季中途引进哈兰德,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要弥补之前那个夏窗(因法夫尔不愿意而)错失法兰克福中锋阿莱的过错。

辗转3年,已从“法国球员”变成“科特迪瓦国脚”的阿莱(母亲是科特迪瓦人,父亲是拥有德国血统的法国人)又一次摆在了多特蒙德面前。尽管有过并不成功的英超经历,27岁的阿莱正处在职业生涯的最佳赛季,不仅在荷甲以20球领跑射手榜,还在欧冠交出了8场11球(包括对里斯本竞技的大四喜,以及对多特蒙德两回合2球2助攻)的惊人成绩单。不同于以高产、速度和冲击力见长的哈兰德,身高1.90米的阿莱是那种在前场“立得住”的“空霸”。无论是在以传控为主导的阵地战当中,抑或是在不讲求控球率的快速转换当中,他都能利用自己的身高、力量、跑动和扎实的传射基本功发挥重要作用。

鉴于阿莱效力法兰克福期间的稳定发挥(77场33球19助攻),收购他不会有太大风险,唯一的问题在于转会费。当初西汉姆联花了高达5000万欧元从法兰克福收购阿莱,去年1月卖给阿贾克斯时收回了2250万。目前阿莱的身价在3000万左右,而且与阿贾克斯的合同还有3年之久。如想在今夏把他买走,预计多特蒙德要花3500万以上。

*本赛季欧冠小组赛,阿莱就让埃姆雷·詹等多特蒙德球员感受过他的杀伤力。

多特蒙德近年不是没有过为“大龄青年”砸钱,但效果普遍不佳——例如27岁时加盟的亚尔莫连科(2500万欧元),26岁时加盟的尼科·舒尔茨(2550万)、托尔冈·阿扎尔(2550万)和埃姆雷·詹(2500万),以及25岁时加盟的许尔勒(3000万),甚至包括30岁时从拜仁回归的胡梅尔斯(3050万)。凯尔敢不敢再赌一把?《图片报》披露,如果阿莱不合适,那么同为19岁的法国中锋雨果·埃基蒂凯(兰斯)和捷克中锋亚当·赫洛热克(布拉格斯巴达)是备选方案。这两位年轻球员便宜很多,但显然没有足够能力立即接班哈兰德,而只能作为中远期的培养对象。

除了一名强力中锋,多特蒙德的主力阵容至少还需要一名硬朗的防守型中场(顶替离队的比利时老将维特塞尔),以及一名年轻且即插即用的右后卫(心仪的马兹拉维已被拜仁“抢走”)。而一旦像布兰特、小阿扎尔、阿坎吉、穆科科等人能以理想的价格卖走,多特蒙德肯定也会作出相应补充,以保持位置竞争与阵容厚度。总之,接班佐尔克的第一个夏窗,凯尔就会异常忙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