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德勤会计师事务所发布2022版世界足坛“金钱联赛”报告,披露了足坛主要俱乐部2020-21赛季的营收状况。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曼彻斯特双雄的地位变化——

金钱联赛榜单自1996-97赛季问世以来,曼联的赛季营收额首次跌出世界前4,曼城则首度登顶,成为金钱联赛史上仅第4家“夺冠”俱乐部。25年间,蓝月营收从1000余万(本文货币单位皆为欧元)暴涨至6.45亿,红魔本次则只进账5.58亿,比邻居低出足足8700万。

终于,曼联老本快吃光了

入围营收榜前30的,均为欧洲俱乐部。各队营收划分为比赛日收入、转播收入、商业收入三大板块。上赛季,欧洲主流联赛受疫情影响,基本全程空场进行,各队比赛日收入跌至冰点,这是位居前20的俱乐部在疫情时代前1年半中,总计损失20亿之巨的最主要原因。

这种情况下,本次金钱联赛排名,主要由转播收入+商业收入决定。曼城之所以夺魁,且营收较1年前猛增将近1亿,一方面是该队重夺英超冠军且闯入欧冠决赛,另一方面则是蓝月商业营收近年一直稳步提升,从2016年的2.39亿渐涨至本次的3.08亿。

商业收入通常与俱乐部品牌价值相关,这个板块以往曾是曼联的本钱。4年前,曼联时任执行副主席伍德沃德曾豪言,成绩不佳也无碍红魔商业收入盆满钵满。然而,弗格森退休后,球队年复一年的堕落和平庸,终于在第8个年头出现了标志性质变。

此前5年,曼联商业营收尚只是稳中有降,基本维持在3.2至3.6亿之间。此番,终于猛跌至2.62亿,比曼城低出4600万之多,首次失去了英超头号商业帝国的地位。

也许有人质疑土豪曼城的商业营收存在水分,赞助收入高出市场合理水平,以往还曾涉嫌造假。但值得注意的是,同为传统豪门,曼联较利物浦的商业收入优势,也已从5年前的2.04亿、1年前的近8000万,缩水至本次的2400万。而在英超之外,曼联商业收入也低于“皇萨仁”和巴黎圣日耳曼,仅列欧洲第6。

显然,上赛季收获英超和欧联杯双料亚军,虽看似成绩不差,但未能阻止曼联吸金能力的下滑。而且,由于未能参加欧冠淘汰赛,在直接受战绩影响的转播收入方面,曼联也仅列英超第4、欧洲第6,低于曼城、切尔西、利物浦、皇马和巴塞罗那。

看上去,委顿八九年后,曼联已开始吃光老本。早有有识之士指出,如果未来数年竞技形象仍无实质改观,曼联将愈发失去重现荣光的经济基础。而本季一旦无缘前四,失去欧冠资格,营收能力以及江湖地位势必再降——哪怕本季能靠C罗加盟刺激收入,这个效应终归难以长久。

以前,曼联商业收入大优,不进欧冠不会伤筋动骨,但今时已不同往日。他们从有钱乱花的误区,逐渐沦落至连财力都逊于多个主要对手,并非不可想象。

作为近年的落魄豪门代表,“毛抬厂”兄弟中,阿森纳这2年营收表现平稳(3.88亿、3.67亿),均列第11;AC米兰则在获得意甲亚军并重返欧战且进入欧联16强后,营收从一年前的第30跃居第19(1.48亿、2.16亿)。同样今不如昔的巴萨虽录得8年来最低座次,但仍高居第4,营收5.82亿,底子依然厚实。

不同于曼联长夜不见尽头,枪手、米兰、巴萨的竞技表现都不同程度看到复苏希望,特别是米兰本季时隔7年再征欧冠,还在争夺意甲冠军,明年金钱联赛排名有望继续攀升。

意甲最贫穷,拜仁最会挣

当然,米兰的局限在于,意甲强队总体吸金能力早已在五大联赛居末——家底殷实的尤文图斯,以及成绩出色的国际米兰,总收入也不过欧洲第9(4.34亿)和第14(3.31亿)。其实,意甲豪门的转播收入与英超西甲差距不算十分明显,但商业收入过低,米兰不足7000万,国米的1.13亿只有拜仁、皇马等队的1/3,尤文也在2亿以下。

而在德甲和法甲,则至少有拜仁和巴黎这样的巨舰。不论有无水分,巴黎商业收入计为3.37亿,仅逊拜仁。

拜仁总营收已连续4年超过6亿,是财源最稳定的豪门之一,他们和皇马是仅有的近2年营收都在6亿以上的俱乐部。在转播收入显著低于英超和西甲豪门的情况下,拜仁商业收入高达3.45亿,连续第2年冠绝足坛。事实上,多特蒙德同样下限较高且极其稳定,5年来总营收始终在3亿多的水平,排名也一直是第11或12,这与该队在德甲常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欧冠也通常打进16强或8强的地位相符。

当然,对德法西意联赛来说,他们只有少数强队(西意各3、德甲2、法俄各1)能跻身金钱联赛20强,转播费丰厚的英超则在20强占据半壁江山。

首次入围金钱联赛的狼队,便通过近5年收入走势充分显示出英超转播费的威力:2017和2018年打英冠时,年营收不足3000万,近3年则达到2亿上下。2022-23赛季起,英超海外转播费又有30%增幅,届时对友邦联赛的优势只会更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