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在这个不堪回首的午后,广州队将士会庆幸大连普湾体育场的空无一人。

一次、两次、三次⋯⋯几个月前尚在世界杯预选赛12强赛披挂上阵的蒋光太,无可奈何地充当着武汉三镇队进球的背景板。无论封堵、铲抢或对抗,这位国脚中卫的努力都是徒劳的,势单力薄的残酷现实,大概能让他回忆起4年前的“社死时刻”。

2017年夏天,尚为改名为蒋光太的泰亚斯·布朗宁,由埃弗顿租借到从英超降级的桑德兰。虽然他的主力位置不可动摇,但桑德兰的连战连败可是不容回避,长达三个月的难求一胜,足以让桑德兰队内焦头烂额。危急时刻,俱乐部组织了线下球迷沙龙,希望以沟通交流的方式,为大家消解一些压力。彼时,已然习惯了丢球和失利的布朗宁,作为球员代表直面几十个火力全开的桑德兰球迷,所谓的积极效应没看出来,面无表情的他倒是亲身感知了球迷们怒火中烧的训斥和质疑——

“现在很多桑德兰人都对俱乐部漠不关心,整个大环境都充斥着负能量。究竟谁可以带来一些正能量,给予我们一些坚持下去的信念?”

“我希望俱乐部不要再骗自己了,桑德兰球迷正在见证球队历史上最差劲的表现。你们想把这支球队带向何方?”

或许有时候,足球世界就是一个圈,蒋光太在4年前听到的问题,同样适用于他现在的东家。

当然,广州队的悲惨,无碍武汉三镇的狂欢,在送给前者14年以来最大比分的联赛失利和队史中超的首次开局连败后,以外援五人组提高上限的武汉三镇,正以两连胜攻入10球且零失球的成绩,占据了2022赛季中超的中心位。这是中超历史上第二次出现能在队史前两场中超联赛均拿下3分的球队,以外援和外教作为建队核心的武汉三镇,已经显现了休赛期完满备战的成果。

从首战4比0大胜河北队(射门数29对3,控球率73%对27%),到次战6比0横扫广州队(射门数17对3,控球率59%对41%),武汉三镇的十粒进球大多与外援有关——斯坦丘2球、戴维森2球1助攻、马尔康1球1助攻、华莱士1球、埃德米尔森1助。在对手实力有限,暂且不会考验到团队战力的情况下,单单是五名外援的个人能力,就直接决定了升班马的大获全胜。作为今年中超冬季转会窗引援支出最多的球队,为斯坦丘、戴维森和华莱士付出600多万欧元的武汉三镇,已经收获了立竿见影的效果。

虽然比马尔康和埃德米尔森晚加盟球队一年,但三位新援与升班马的磨合称得上有条不紊,尤其是以400万欧元荣膺“标王”的斯坦丘,他的任意球梅开二度犹如“中超新一哥”的高调宣言。29岁的斯坦丘拥有着6年的罗马尼亚国脚生涯,去年底的世界杯预选赛上,他还第一次戴上了国家队队长袖标。早在2016年法国欧洲杯的揭幕战,这个名字就曾被中国球迷知晓:彼时,正是他创造的点球为罗马尼亚扳平比分,一度让东道主法国队惊出冷汗,他甚至是当场比赛表现最出彩的球员之一。

过去几年,主打攻击型中场的斯坦丘开启海外之旅,相继效力了安德莱赫特、布拉格斯巴达和沙特阿赫利。在此期间,除了享有过罗马尼亚和比利时联赛的转会费纪录,他也在欧洲两国拿到了三个联赛冠军和两次杯赛冠军。而在罗马尼亚年度最佳球员的评选中,斯坦丘获得过两次第二名(2016年、2021年)和两次第三名(2019年、2020年)。在接受武汉三镇的合约前,斯坦丘效力于捷克足坛的传统劲旅布拉格斯拉维亚。2021-22赛季的上半程,他各项赛事出战27场,收获了6球8助攻。

之于当下的中超联赛而言,可以在进攻端制造传射双威胁的斯坦丘,已然处于技高一筹的顶级序列。有了他在进攻三区的调度和组织,戴维森、马尔康、华莱士和埃德米尔森,大抵可以将个体能力转化为团队优势,进而不断提高武汉三镇的即战力。

在贡献进球帮助武汉三镇击败广州队之后,神情轻松的斯坦丘如是说道:“我不会有太大的压力,我来到球队并没有把自己当做核心。我是一名注重团队的球员,若能通过努力帮助球队取得胜利,这才是更重要的事情。”

至少此时此刻,武汉足球已经站在中国足坛的舞台中央:从女足联赛的武汉车谷江大,到中超联赛的武汉三镇和武汉长江,新时期的“足球城”初露峥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